你正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障你的数据安全及获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

                                                        我们建议使用chrome或Microsoft Edge浏览器。

                                                        若你当前使用的浏览器为QQ浏览器、360浏览器、2345浏览器等仍出现该提示,请切换至极速模式。×

                                                        • 繁体
                                                        首页 > 政务专题 > 党风廉政建设 > 警钟长鸣
                                                        “纸条”背后的故事
                                                        2019-11-26  14:37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李磊向在押人员索要钱物,以取保名义叫胡某拿150万,以取保名义拿蔡某150万,另外每月收受其6500元……”今年初,一张举报市看守所民警李磊索贿的纸条摆在了江苏省连云港市纪委监委派驻第十九纪检监察组组长的面前。

                                                          写该纸条的是连云港市看守所在押人员唐某,他通过其家人向连云港市纪委监委举报。

                                                          一名普通管教民警能索贿这么多?但纸条上列举的人员具体明确,而且个别人员涉及金额巨大。纸条背后一定有故事,必须抓紧核查。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你们问别人吧,我没……没有送过!”

                                                          ……

                                                          然而,一番谈话下来,纸条上列举的其他7名在押人员均否认曾送钱送物给李磊,但是眼神交流、言语之间似乎又透露出些许异样。

                                                          “会不会因为这些人目前仍然在李磊的辖区,心存顾虑,不敢说实话?”调查人员首轮碰壁后,及时调整调查思路。一周后,市看守所调整了李磊分管的监室。

                                                          调查人员再次找纸条上列举的在押人员谈话。

                                                          “其实我们私下都恨死李磊了,之前怕他会报复我们,给我们穿小鞋,所以不敢老实说……”

                                                          在真正感受到调查人员的决心后,相关在押人员放下包袱,如实反映曾给管教民警李磊送钱等情况,在押人员王某还主动将李磊打印给他的用于串供的一张纸条上交给调查人员。

                                                          原来,在负责的监室被调整后,李磊感觉到了危机,他用电脑打印了一张纸条,“当纪检人员问你们,就说……”利用巡视监区的空隙,偷偷塞给在押人员王某,并恳求王某转告其他两名在押人员。

                                                          此时的李磊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次日上午,李磊主动来到派驻纪检监察组,上交2017年以来其通过微信收到的王某等在押人员亲友转来的钱款共11.3万元,称这些钱是临时放在这,用于帮助在押人员购买物品,并装出一副积极配合组织调查的姿态,但对其他问题只字不提。

                                                          李磊的行为更加证明串供纸条的可信度很大。接下来的一周时间,调查人员兵分三路找在押人员的相关亲友谈话,全面掌握了相关证据材料。

                                                          案件逐步明朗,李磊被请进了派驻纪检监察组谈话室。

                                                          “知道我们这次为什么请你过来?”

                                                          “我……知道!”

                                                          “上次你主动来找我们,讲的是实话吗?”

                                                          “我给组织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我知道任何小动作都是徒劳无用的。”

                                                          再次面对纪检监察人员,李磊收起仅存的侥幸,一一交代了索贿、受贿经过。

                                                          李磊以给在押人员提供生活上的照顾为由,让多名在押人员给家中写信,暗示家人定期给其打钱。收到钱后,李磊都会对相关在押人员给予特殊照顾,帮助他们购买香烟、零食、剃须刀等违禁品,对他们提出想吃特色炒菜等也是打包送到,甚至还帮助在押人员向外传递信息。

                                                          调查发现,自2017年6月至2018年12月,短短一年多时间,李磊共48次收受在押人员亲友微信、银行卡转账,现金、购物卡和白酒、香烟、茶叶等;并以帮助找人联系办理取保候审为名,收受蔡某朋友活动费用,最终因没有办成退还,并留下部分钱款作为自己的“风险费”。

                                                          从监管者到阶下囚,一念之差,一步之遥。就像李磊在忏悔书中写的:“没想到对自己的问题组织上会调查得这么清楚。”显然,他低估了正义的力量。日前,李磊因涉嫌受贿犯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张林军)

                                                        附件下载